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來源:施展世界施展2021-10-29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我幾次是去日本都是帶著家人去度假。日本有文化的地方主要都在關西,也就是京都附近,所以幾次去日本都是在京都周邊來回跑。
      1、我幾次是去日本都是帶著家人去度假。日本有文化的地方主要都在關西,也就是京都附近,所以幾次去日本都是在京都周邊來回跑。京都這個城市從空間布局上來說有點類似北京,特別方方正正的。不過實際上它不是仿的北京,而是仿洛陽和長安來建的。今天的西安也還是這樣,西安城里的路都是正南正北的。近代以前日本人寫歷史提到京都有個說法,說京都分成兩半,其西號曰長安城,其東號曰洛陽城。也就是說京都在歷史上是自稱洛陽和長安的,兩京加在一起合為一個京都。所以今天去京都的時候,仍然能夠看到各個地方都寫著“洛XX”,京都的公共汽車上也會寫著“洛XX線”。過去日本的大名到京都來朝見天皇,就叫“上洛”。所以你可以看到京都始終是有一種以洛陽自命的感覺。洛陽對它來說不是一個城市,洛陽實際上是一種文明的巔峰的象征。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京都旅游巴士Raku Bus

2、日本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它經常會把自己就當成“天下”。日本有句俗語,叫“天下這塊年糕,信長搗,秀吉和,家康吃?!敝袊鴼v史上也說自己是天下,但畢竟中國比日本大嘛,只不過到后來西方人打過來的時候,咱們仍然說我是天下,你就覺得中國有點自大。日本也稱自己是“天下”,從中國角度來看,覺得它似乎有點自大了,不過這種自大在古典時代非常常見,哪個文明都差不多。它所謂的“天下”就是日本的幾個島上,他們覺得我們這天下文明的最高點就在京都。

3、京都城里面寺廟非常多,而且那些寺廟都特別有味道,你感覺是那些寺廟在撐起這個城市的文化基干。我特別喜歡京都的清水寺。清水寺大殿的一側伸出了很長的一個陽臺一樣的東西,因為完全伸在半山腰上,所以下面有很高的木柱子來撐著。繞到對面去,可以看到那種幾百年的黑黢黢的木頭。旁邊是顏色特別鮮艷的橙紅色的門和柱子,墻是白的,整個山谷是翠綠翠綠的,所有這些顏色加在一起色彩飽和度非常高。通常飽和度高你會感覺這個東西特別艷俗。但是清水寺整個結構的設計,又使得它盡管色彩飽和度特別高,但你在這里卻感受到一種靜謐。我有一個美食家朋友,他原來給我點評過幾個典型國家的菜系,他對日本菜的點評,跟清水寺的感覺就頗為類似。他說法國菜是形式跟內容比較均衡;中國菜是內容遠遠大于形式,因為中國菜特別好吃,但是擺盤什么的不大提得起來;而日本菜是形式遠遠大于內容,因為跟中國菜那么多的色香味相比,日本菜的內容太少了,但是它極具形式感,以至于讓你感覺如果我還要在這種形式感里追求什么味道的話,我是不是太俗了。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京都清水寺

4、日本跟中國在文化上始終處在一個很糾結的狀態。日本自己的原生文化就是神道教,但神道教的形式和內容都很一般,就是找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神拜一拜。在古代它要尋找真正有水準的文化,尋找它的內容,只能從中國找。中國傳過去的不管是儒教還是佛教,對它在文化上有很大的提升。所以日本就會面臨一個問題,我的文化都是從中國來的,那么我面對中國的時候始終就在精神上有一種仰視感,因為我的文化從你來,我通過你才能認識我自己,我對你一定會有一種仰視感。但你在精神上總是仰視別人,這肯定不舒服。但問題是除非我能夠發展出獨立的一套東西,而且水準絲毫不亞于你,否則這種仰視我是沒法擺脫掉的。而日本它一直自己沒發展出來這個東西,于是就有另一個選項,就是索性我占領你,由我來統治你,這個問題也能消解。所以豐臣秀吉要奉天皇于北京,這里面既有他的個人野心,也是某種民族的潛意識驅使的。在這種潛意識中,定都北京這才算是中原,這才算是天下,因為從儒教的視野來看,中原這才是一個大丈夫當居的地方。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豐臣秀吉畫像

5、從儒家的經學思想來看,大一統所確定起來的正當性認同,一定是以中原為中心的大一統。在中國的古代典籍里面,究竟哪算中原,它有一個很具體的規定。首先禹劃九州,就是《禹貢》里面記載大禹劃天下為九州,而且每個州都有一個鎮山,叫九鎮。因為每個州都有鎮山的話,就太屬地化了,所以到了隋的時候就給改成四鎮了,東西南北各一個鎮。北鎮醫巫閭山,在遼寧錦州;西鎮吳山,在今天的陜西省寶雞市;東鎮是山東的沂山,南鎮是浙江的會稽山,后來又加上了一個中鎮霍山。這樣就變成了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了,它就不再是一個很具體屬地化的體系了,它被抽象為一個普世的方位了?!熬沛偂被蛘哒f“五鎮”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它們勾勒出一個很具體的空間。嚴格來說,都城應該在五岳和五鎮所圍起來的空間中間的,如果你的都城完全在這個空間之外,你就絕對不算中原,只能算夷狄。所以在近代以前日本甚至曾經有一些讀書人,因為自己身為夷狄而悔恨痛哭。但這沒辦法,你生在日本。所以可以看到,日本人對自己的身份是非常敏感的。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禹貢九州圖

6、所以后來到了明清交替之后,日本發展出來一個很重要的理論,叫華夷變態論。就是說本來大明是中華,結果現在蠻夷進來了,中原不再是中華了,你也變成蠻夷了,但中華統序不能斷,這統序在哪?就在我日本這。因為誰仍然維持儒家文化,誰就可以是中華。實際上日本發展這個東西,內在所包含的就是它的文化焦慮感。日本自己沒有內生的內容,就只好用形式來填充??墒怯眯问教畛鋬热?,這就相當于現在買月餅,本來要買的是月餅,不是月餅盒,但現在月餅全都是禮盒,全都過度包裝,人們都忘了真正應該注重的是月餅本身。但是日本自己做不了月餅,它就只能去在盒子上下功夫,這就是他的焦慮。日本的這種心態到了20世紀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7、我在得到APP上的音頻課《中國史綱》里對20世紀的日本做過一個分析。日本在近代以前始終處在那種焦慮當中。我面對中國始終處于仰視,但我又不甘心。等到西方打過來之后,日本突然發現原來文明不只是你們儒家的東西,世界上還有另一種文明,而且這另一種比你還能打比你還厲害。于是日本突然就找到了一個克服焦慮的路徑,就是學習西方。只要我學西方學得比你(中國)好比你快,甚至最后變得比你還強的話,我就可以不再仰視你了,我可以開始俯視你了。甲午一戰日本把大清給打敗了,從馬關條約的簽訂仍然能看到日本的這種潛意識。李鴻章跟伊藤博文簽馬關條約的時候,條約里面得寫中日雙方的抬頭,李中堂就準備寫上我“我中國政府……”,然后伊藤博文就不同意了,說你是哪門子中國,我才是中國。因為對它來說,中國仍然是文明的象征,我今天比你文明了,所以我才是中國?!爸袊辈皇且粋€政治概念,它首先是個文化概念,它覺得我學西方學得比你快比你好,我就是一個西方國家了,我可以以西方的姿態來對待你了。但日本學西方的目的是為了成為中國,這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心理。實際上這反映的是日本內心的那種焦慮。但是等到它學西方學得很好并且打敗中國之后,很快新的問題出現了。我終于不再仰視中國了,但我不得不仰視西方,因為我之所以能夠俯視中國,恰恰是因為我學西方學得比中國好,那就意味著我越俯視中國,我就越得仰視西方。于是日本就陷入了一種新的焦慮。因為它始終處在得有個對象去仰視的狀態,它自己的內容始終是付之闕如的,只能用形式來克服內容。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馬關條約簽訂

8、所以即使打敗了中國,日本還是處在這種焦慮里面。而這個焦慮也是驅使它后來參加一戰和二戰的動因。一戰的時候,日本是渴望通過這場戰爭,能夠跟白人平起平坐。結果在凡爾賽會議上發現,白人不給它平起平坐的機會。威爾遜提出要民族自決,然后日本人就說既然要搞民族自決,那么我首先要提種族平等,就是白種人跟黃種人要平等。但這個議題馬上就被西方列強就給pass了,不許你談。日本人感覺特別挫敗,我已經把俄國人和德國人都給打敗了,你們仍然不拿我當回事兒,那索性我就把你們全都戰勝。于是就有了二戰。二戰的一個動員口號就是黃種人與白種人之間的大決戰,日本帶領所有黃種人聯合起來,把白種人趕走,黃種人要自己做自己的主人。當然它這個口號里面的別的黃種人是否接受,這是另一個問題。但對它自己來說,它只有用這個口號才能給它自己找到一個充足的戰爭理由。但問題是作為一個無法提供內容,只能彰顯形式的人群來說,它是無法說服中國接受它的領導的。而不能說服中國,那就意味著你跟中國的戰爭會把你徹底拖死,所以最終這個戰爭就失敗了。而失敗的結果就是,日本徹底放棄了,我得仰視西方這條我認了。然后接下來日本徹底融入西方,就有了后來我們知道的二戰之后的這一系列的變化。

9、也許我們可以追問一下,文化是否一定需要獲得它的政治形態,才能夠把它的潛力釋放出來?日本的文化始終在嘗試獲得它的政治形態,就是我要成為老大,我要成為帝國,結果它都失敗了。然而等到被美國軍事占領之后,它的文化徹底放棄了追求獲得政治形態的訴求,它在政治上完全被美國塑造了。但是到了這會兒,它的文化放棄了政治追求之后,文化開始獲得了獨立的生態空間。于是今天反倒我們會感覺日本文化保存得很好,很有味道。文化不再追求獲得政治形態之后,反倒會淡去很多本沒必要附加上的神圣性,于是一種開放自信的態度就更容易釋放出來了。5年前在巴西奧運會結束的時候有一個東京8分鐘,那次東京8分鐘出來之后,大家感覺頗為驚艷。最后是安倍扮成了馬里奧叔叔從里約熱內盧的體育場上鉆了出來,對于中國人來說,你很難想象一個國家領導人會去扮演一個游戲的角色。這次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入場式的時候,它給每個國家配的是不同的游戲歌曲。你會發現日本人反而不在乎這個,它用這種娛樂化的方式把自己的文化給表達出來了。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圖 | 東京8分鐘上日本首相安倍扮成了馬里奧

10、最后我還想談一點。中國與日本在近代以來,命運始終是一個糾纏交錯的關系,互相以對方為對手。但實際上,日本以中國為對手,這是可以想象的,因為日本自古一直仰視中國。如果不把中國推翻掉,它始終會受到精神上的壓制。但是中國在古代從來不以日本為對手,中國覺得自己是天下和世界。所以在古代,中國跟日本的精神格局是不一樣的,日本的精神格局是被中國所規定的,而中國的精神格局是自我舒展的,它自我舒展為整個世界。所以中國從來都是有一種普世主義的取向,而日本始終以中國作為一個明確的他者,于是就會有一個民族主義的取向。在古代,中國的精神格局肯定比日本要大得多。但是到了近代,中國被日本打敗了,打敗之后就出現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如果不以日本為對手,你會發現你搞不過它,而一旦你以它為對手,你就把自己的格局給拉下來了,于是你就變成一個民族主義的玩法了。而且一旦你把格局拉下來,中國內部的多元復合的狀態,滿漢蒙回藏的多元復合的大空間尺度,用一種民族主義的方式是沒有辦法整合的。只有靠一種普世主義的方案,中國才有機會整合這樣一個內在多元復合的復雜狀態??墒窃谕瓿烧现?,日本不停地在打我,于是我就得先對付日本,而只要一對付日本,馬上我的格局就被拉下來了,從一種普世主義的視野給坍縮到民族主義的視野,而一旦坍縮為民族主義視野,內部的整合就會變得極其困難。

11、我們會發現,整個20世紀以來我們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要尋找一個新的精神格局,去定義什么是中國,去給自己一個自我身份的表達。首先中國一定要尋求一個普遍主義的方案,只有普遍主義的方案,才能夠整合如此復雜多元的人群。但是這個普遍主義肯定不能是對西方普世主義的一個簡單照搬,因為任何一個所謂的普世主義,實際上都是某種文化特殊主義把自己給外擴的一個結果。雖然我們肯定不能照搬西方普世主義,但是也不能走向單一的民族主義方案。因為,從內部來看,我們內部如此之復雜,如此之多元的狀況,你用一種很單一的民族主義方案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從外部來看,中國必須加入世界,作為世界的一部分,才會真正成長為自己,而要作為世界的一部分,就必須找到與各種他者共存的方案,這當然就會是一種普遍主義方案。我們還是得找到某種適合于我們的普遍主義,這種適合于我們的普遍主義,才能打開我們足夠大的格局,才配得上我們今天這么大的體量。
                                 編輯:紅研


施展:日本與中國的命運糾纏

好消息:2021全國素質教育新課堂教研成果評選主要有論文、課件、微課教案評選等。同時開展第十正心杯全國校園科幻寫作繪畫大賽。主辦單位:《山西科技報·今日文教》編輯部、中國中小學教育藝術教與學研究中心、《作家報社》、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中華文教網等。咨詢電話;010-89456159 微信:15011204522  QQ1062421792 。


 
[責任編輯: 315xwsy_susan]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315記者攝影家www.kartingalgerie.com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315記者攝影家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315記者攝影家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作者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