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

  來源:中國青年報吳鵬2021-10-26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2021年是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100周年,而百年考古的發軔點,則是距今7000-4700年、延續時間長達2300年之久的仰韶文化的重大發現。正是在仰韶村,考古學家揭示了史前華夏的人

 2021年是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100周年,而百年考古的發軔點,則是距今7000-4700年、延續時間長達2300年之久的仰韶文化的重大發現。正是在仰韶村,考古學家揭示了史前華夏的人文之光,開啟了中華文化的尋根之門。

  瑞典人的中國發現

   提及仰韶文化,瑞典人安特生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安特生1874年出生于瑞典金斯塔,1901年在瑞典烏普薩拉大學獲得地質學博士學位,曾兩次赴南極地質考察。

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圖)

10月17日,記者探訪位于三門峽市的廟底溝仰韶文化博物館。圖為展出的陶器。 中新社記者 闞力 攝

   1910年,國際地質學會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第十一屆大會,安特生被指定為大會秘書長。當時大會秘書處組織了全球性的礦產資源調查,安特生根據調查結果主編出版了《世界礦產資源》《世界煤礦資源》調查集,引起了中國北洋政府的注意。1914年5月,安特生應邀來中國擔任農商部礦政司顧問,幫助中國先后在河北、河南、山西等地發現鐵礦、煤礦等礦藏。

   在調查礦產資源的過程中,安特生逐漸對古生物化石產生濃厚興趣,聯合其他古生物專家共同發現了周口店北京人遺址。1920年,安特生派助手劉長山到河南調查古生物化石,劉長山在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采集收購石器標本600多件,帶回了北京。安特生看過標本后,預測仰韶村附近可能有石器時代遺址,于是在1921年4月,與劉長山一起再赴仰韶查訪,發現了一些磨光彩陶碎片和石錛等石器。

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圖)

10月17日,記者探訪位于三門峽市的廟底溝仰韶文化博物館。圖為展出的陶罐。 中新社記者 闞力 攝

   1921年10月,安特生與中央地質調查研究所袁復禮等人,在仰韶村開始正式發掘,共發掘17個遺址點、10座墓葬,發現遺址面積約24萬平方米左右,文化層平均厚度達3米,出土大量石器、陶器、骨器。

   根據出土文物,安特生判斷此地為中國遠古文化遺存,并依照國際考古學慣例命名為仰韶文化。1923年,安特生發表《中國遠古之文化》,向全世界公布了仰韶文化考古發掘和研究成果。

   仰韶文化的發掘,是我國第一次有組織、有計劃的科學考古發掘,標志著中國現代考古學的建立,填補了中國遠古文化發展史尤其是石器時代的空白。與當時世界同一時期發現的文化遺址相比,仰韶文化在遺址規模和文化層堆積厚度上都是首屈一指,分布范圍更是廣大,輻射到整個黃河中下游地區。

   不過,安特生雖然在仰韶文化遺址的發現上有開山之功,推翻了西方考古界關于中國無石器時代的“論斷”,但他畢竟不是考古學科班出身,沒有受過專門的考古學術訓練,在發掘過程中沒能采用考古類型學、地層學的分析方法,且受制于當時歐洲中心主義思潮盛行的時代背景,導致他在判斷仰韶文化起源上出現了嚴重的失誤。

  “仰韶文化西來說”

   仰韶文化以彩陶為重要特色,在對仰韶村遺址進行正式發掘前,安特生在查找彩陶考古資料時,注意到美國考古學者龐貝利,1904年在中亞土庫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附近發掘安諾遺址的報告。

   安特生發現,安諾遺址出土的彩陶與自己在仰韶村發現的彩陶的花紋樣式十分相像,于是有了仰韶文化從中亞傳播而來的假說,“以河南與安諾之器物相較,其圖形相似之點既多且切,實令吾人不能不起同出一源之感想”,但他又一時無法打通仰韶遺址與安諾遺址在文化傳播上的地理鏈條關系。

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圖)

   10月17日,位于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的仰韶村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正式開園。圖為仰韶文化博物館里陳展的陶器。 中新社記者 闞力攝

   為了驗證自己的假說,從1923年起,安特生開始赴甘肅、青海等地進行考察。他發現,甘肅、青海地區出土的彩陶,比仰韶出土彩陶工藝技術更為先進,卻很少見到代表中原文化的陶鬲、陶鼎等器物,且當時中國并沒有比仰韶彩陶更早的彩陶出土,而歐洲、中亞多有史前彩陶發掘。

   安特生由此推斷出一條文化傳播路線:以彩陶制作為代表的早期人類文明,是先從西亞、中亞傳播到新疆、青海、甘肅地區,再逐漸傳播到仰韶等中原地區,與中原既有的鬲、鼎制作技術相結合,最終發展出既有陶鬲、陶鼎又有彩陶的仰韶文化。

   安特生據此完成了“仰韶文化西來說”的理論推斷和“實物驗證”,隨后公開發表了他的觀點,在世界上產生極大反響。

   由于仰韶遺址是當時中國發現的最早文化遺存,“仰韶文化西來說”的觀點進一步引申就會得出“中國文化西來”的結論。于是,論證仰韶文化為中國本土原創,弄清其發展流變過程,成為考古學者的重要任務,也是中國現代考古學深入推進的一個重要的內在驅動。

  中國學者的追尋

   1930年,梁啟超次子梁思永從美國哈佛大學考古學、人類學專業學成回國,整理山西夏縣西陰村出土的仰韶文化時期陶器殘片,試圖根據陶器不同部位形態的變化規律,用類型學的方法分析陶器造型的演變過程,進而揭示仰韶文化的傳播路徑,但苦于無法從碎陶片中復原出完整的陶器,只能無奈放棄。

   1931年,梁思永主持挖掘河南安陽后岡遺址,不再使用安特生依照探測深度區分地層的地質學方法,而是采用以土色區分地層的考古學方法,發現后岡遺址包含殷商文化、仰韶文化、龍山文化(距今4500-4000年前)三個文化層,互相之間有著清晰的地層疊壓和先后承繼關系。

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圖)

   10月17日,記者探訪位于三門峽市的廟底溝仰韶文化博物館。圖為參觀者拍攝展出的陶器。 中新社記者 闞力 攝

   1937年,中國自己培養的現代考古專家尹達(原名劉燿)經過分類研究,發現仰韶村遺址實際上包含仰韶和龍山兩種文化類型,否定了安特生關于仰韶村只有仰韶文化一種類型的觀點,動搖了安特生理論的基石。

   更重要的發現在1944-1945年,中國現代考古學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夏鼐,在發掘當年安特生發現的甘肅齊家坪遺址時,發現了以齊家坪遺址為代表的齊家文化(距今4000-3900年左右)晚于仰韶文化的地層學證據,徹底推翻了安特生關于甘肅青海史前文化早于中原仰韶文化、是仰韶文化從中亞西來中轉站的觀點。

   新中國成立后,夏鼐成為新中國考古工作的主要指導者和組織者。1954-1957年,夏鼐的學生石興邦主持對陜西省西安市浐河東岸的半坡遺址進行發掘,區分出屬于仰韶文化早期類型的半坡文化(距今6800-6300年左右),提示仰韶文化的源頭可能在陜西渭河流域一帶。

   1958年,陜西省漢中市西鄉縣農民在深翻土地時發現石陶器物,經鑒定為史前文物??脊艑W者隨即于1960、1961年跟進發掘,在李家村發現大量遠古石器、彩陶,后又在陜西省咸陽市下孟村發現彩陶缽、石斧等史前器物。

   因李家村遺址和下孟村遺址類型在某些方面與龍山文化類似,大部分考古學家認為這兩處遺址晚于仰韶遺址,是仰韶文化的后續發展。只有夏鼐認為李家村遺址、下孟村遺址早于仰韶遺址,其依據是李家村遺址出土的圈足缽、直筒型三足器等獨特器物,在寶雞北首嶺和華縣元君廟仰韶文化早期遺址中也有發現,在造型上有前后承繼的關系。夏鼐為此專門撰文指出,“李家村文化是探索仰韶文化前身的一個比較可靠的線索”。

   1973年,考古界公布李家村遺址第一批標本的碳-14測定年代數據,顯示該遺址年代晚于仰韶文化。但夏鼐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認為檢測標本可能有誤。后來果然發現,一線人員采集檢測標本時竟然將地層層位標錯。經過再次檢測,確定李家村文化年代為距今7000年以上,早于仰韶文化,考古學者終于在中國大地找到了比仰韶文化更早的文化遺存。

   隨后,考古學者相繼在河南省新鄭市裴李崗村、河北省武安市磁山發現裴李崗·磁山文化遺存,在陜西省華縣老官臺、甘肅省秦安縣大地灣發現老官臺文化遺存,年代斷定均在距今8000年以上,遠遠早于仰韶文化遺存。其中,以老官臺文化與仰韶文化關系最近,成為仰韶文化的直接源頭。尤其是老官臺文化的彩陶,不但成為仰韶文化彩陶的濫觴,更是塑造了后世中國彩陶文化以紅色為主的色調風格。

   一代代考古人對仰韶文化源頭的不懈探尋,印證了中國史前文化的原創品格和本土性格。融會裴李崗、磁山、老官臺文化的仰韶文化,以河南西部、山西南部、陜西東部為中心,在中國遠古大地上開枝散葉,發揚光大,輻射到東起河南東部、西到甘肅與青海、南達湖北江漢一帶、北至長城一線河套和內蒙古的廣大地區,演化為中國分布地域最為廣泛的史前文化,形成最初的中國一體化文化圈,成為厘清中華民族文明起源的考古實證依據。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博士)

 編輯:映雪


中國考古學者百年追尋:仰韶文化從哪來
 
[責任編輯: 315xwsy_susan]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315記者攝影家www.kartingalgerie.com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315記者攝影家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315記者攝影家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作者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